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The Indigenous World 2008 2008原住民年鑑》(The Indigenous World 2008是由「國際原住民事務工作組」(The International Work Group for Indigenous Affairs,IWGIA)出版的年度刊物,每次都在「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的新書發表會上成為人人必搶的出版品。IWGIA也很夠意思,知道一定有人搶不到,於是開放會後索取專線,我手邊這本西班牙文的年鑑就是這麼來的。

看到歐洲有IWGIA(設址丹麥)這樣的非政府組織,裡頭全是各行各業的專業人士,還不一定有原住民身份,但每天都為蒐集累積全球原住民族資料而努力,實在令人感佩。公民社會的力量就在人民組織結社,為世界更好而作。

2008原住民年鑑》,乃至於之前的所有年鑑,都是IWGIA編輯來自世界各地的原住民族報告而成,寫作的人包括部落成員、組織工作者、學者、專家、研究者……等等,雖然並非真正含括「世界各地」,但也夠多了,足以讓我們生活在海島台灣,多數不認識其他國家的原住民人口的人張開眼睛,看看同在地球表面另一端生活的人們。

Yedd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照字面直譯,Ley de Memoria Histórica可以是「歷史記憶法」,只是這聽起來像是教人怎麼記住歷史的方法,實在與原文旨趣相差甚遠,幾經思考後,才決定「國傷法」應該比較合適。

顧名思義,國傷指的是某一時間內,政權為軍事狂人或獨裁者所把持,不僅百姓承受許多不公或恐怖的壓力,異議份子更遭任意處決,隨處棄屍,家屬也不敢善終。多年之後,隨政權轉換,人權意識抬頭,國家主動(或被迫)檢視那段恐怖的過往,試圖弭平百姓的痛苦記憶,修補大家共同的傷害。

西班牙「國傷法」的故事從Emilio Silva 說起。他在一群具有鑑識、考古、歷史等專業知識的志工幫助下,終於找到了祖父當年被棄置於大水溝的屍體,而後他替祖父移靈,了卻讓祖父長眠在祖母身邊的家族心願。故事原來應該就此結束,可是,它卻還延續著,因為
Silva祖父身邊還躺著許多待指認的屍體,有彈孔的屍體,他們全都是西班牙獨裁者Franco治底下的冤魂。

Yedd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遺憾的出口,what to do about 'sorry' ? 近日來的一通電話又一篇報導讓我不斷想起這個題目。

那是一通很長的電話,電話線另一端的聲音有些激動,想必是接連幾次的打擊讓他忍不住,亟想滔滔不絕訴說自己心中的抱怨。常言道人生不如意之事十常八九,可我們就有本事在表示瀟灑接受這無奈的事實後,還要抽絲剝繭,孜孜不倦找出自己不應該接受的理由。

電話裡的人就有點如此。他積極、認真、願意付出、也有能力貢獻,只是當他踏出第一步參加活動,又努力準備參加徵選與考試後,結果卻不盡人意,不是落選,就是落榜。真是情何以堪,是上帝忘了他了嗎?接連而來的打擊讓他為自己抱屈,看其他人的眼光也開始轉變,懷疑徵選上的人只會唱歌跳舞,也懷疑考試的積分制度不公平,最後的錄取結果有偏頗。

Yedd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翻譯研究.jpg 翻譯新究 思果的《翻譯研究》及《翻譯新究》(大地出版社)

會讀這兩本書是別人的建議。那時候他說因為我的表現不錯,會答應讓我留下來,但我必須去讀讀思果的書,汲取老人家有關翻譯的高見才行。可是等到書都讀完了後,才發現留下我的計畫遭暫緩。

姑且不論這麼惹人不快的淵源(原本是「辦公室花絮」的範疇),思果這兩本翻譯研究常被各大外語系所指定為參考書籍,果然不是沒有道理。思果本姓蔡,在大陸出生,香港生長,美國教學,是知名散文作家、翻譯家。

Yedd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Whether sixty or sixteen, there is in every human being's heart the lure of wonder, the unfailing child-like appetite of what's next, and the joy of the game of living. In the center of your heart and my heart there is a wireless station; so long as it receives messages of beauty, hope, cheer, courage and power from men and from the infinite, so long are you young.

  - Samuel Ullman


Yedd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e grow great by dreams. All big men are dreamers. They see things in the soft haze of a spring day or in the red fire of a long winter's evening. Some of us let these great dreams die, but others nourish and protect them; nurse them through bad days till they bring them to the sunshine and light which comes always to those who sincerely hope that their dreams will come true.

  - Woodrow Wilson


Yedd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再不要多久,世界上的少數民族以及原住民族就要無「話」可說了,一來找不到可以用的母語,一來對母語的消失只能無語。

一直有不少人作文章,報導世界的語言正如何快速地消失。現在,世界上約有6,800種語言,大概兩個世代(或60年)以後就剩下不到一半了,隨之而去的還有這世界驕傲的,甚至依賴的文化多樣性。

使用人口的多寡不一定就是讓語言消失的元兇,因為至少3000種語言的使用人口都在2,500人以下,比台灣的阿美族、排灣族、泰雅族都少。真正讓語言消失的原因有一說是源於使用人口的老化,年輕人因為沒有興趣、對自己的失去文化信心、外在環境的脅迫(如政府禁止使用母語)、現實經濟生活的需求……等等因素,漸漸向主流的語言及文化靠攏,同時也漸漸遠離自己的傳統。

Yedd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herefore all seasons shall be sweet to thee,

Whether the summer clothe the general earth

With greenness, or the redbreast sit and sing

Yedd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雖然痞客邦有詳細交代整個搬家的手續,但我還是決定屬於「from the outskirts」的仍屬於「from the outskirts」,好讓「我在台北舊城區」是一個延續的,也是嶄新的園地。

因為這樣,「我在台北舊城區」有了以下類別:

1.生活的點滴(whatever happens)我自己覺得英文標題比較直接明瞭,任何會讓我想寫的生活大小事都會放在這裡。很多部落格也都充滿這一類的文字,寫給熟人看,讓他們放心原來你還在呼吸;也寫給陌生人看,搞不好能即時把一個走在邊緣的人拉回來,發現他日子過的根本還不賴。

Yedd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前我在無名小站寫「from the outskirts」(來自郊區的聲音),從2004年11月到2008年12月,前前後後超過4年,閱覽人數破4萬,平均一年約1萬。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數字,相反的,可能卻是很可憐的數字。不過,是了不起或是可憐,都已經不會讓自己心繫放不下了。

我在恆春開始寫「from the outskirts」,除了描述對生活、閱讀、音樂、電影的心得外,也有喜歡在廚房搞些自創菜色,還有學迪士尼頻道「動手玩創意」節目搞搞的美術作品。菜沒有特別好吃,美術品也只是勉強過得去,還掛在房間的牆上,但當時心裡的滿足感真實在。不過這兩項都在日後被其他類別的文章給取代了。

後來因為自己「斗膽」在恆春社區大學開一門英美文學名著閱讀課,說這是斗膽還真是吃熊心豹子膽了,就這麼領著十幾人一路從聖經讀到紀伯倫,為了當時學生的方便,也在部落格增設英美文學區,提供文本的網頁及自己的閱讀心得。即使課都上完了,我也離開恆春北上了,還陸續有一些相關的心得分享,那是因為還保有一份閱讀的興趣。

Yedd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