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憾的出口,what to do about 'sorry' ? 近日來的一通電話又一篇報導讓我不斷想起這個題目。

那是一通很長的電話,電話線另一端的聲音有些激動,想必是接連幾次的打擊讓他忍不住,亟想滔滔不絕訴說自己心中的抱怨。常言道人生不如意之事十常八九,可我們就有本事在表示瀟灑接受這無奈的事實後,還要抽絲剝繭,孜孜不倦找出自己不應該接受的理由。

電話裡的人就有點如此。他積極、認真、願意付出、也有能力貢獻,只是當他踏出第一步參加活動,又努力準備參加徵選與考試後,結果卻不盡人意,不是落選,就是落榜。真是情何以堪,是上帝忘了他了嗎?接連而來的打擊讓他為自己抱屈,看其他人的眼光也開始轉變,懷疑徵選上的人只會唱歌跳舞,也懷疑考試的積分制度不公平,最後的錄取結果有偏頗。

聽他說著說著,我想到自己2006年寫過一篇「UNPFII之前與後」,當時的心情也是搶在遺憾之中找出一條生路,懷疑制度時也努力提出正面的建議。其中,我提到徵選結果對參選人的影響,選上的多少要背負被懷疑的眼光,而落選的則有可能心生懷疑,甚至怨懟。遺憾勢必要走到這個對自己、對他人都不利,也都不公平的地步嗎?

而那一篇報導則是新浪網1224日「索馬里海盜頭目稱做海盜是唯一選擇」。前一陣子注意到非洲索馬里海盜挾持油輪、貨輪的消息時,心裡暗叫真不可思議,海盜不就是電影那帥氣瘋癲的Jack Sparrow,或相似度近八成的Jack Swallow而已嗎?原來在非洲只有過渡政府,情勢非常不穩定的索馬里也有海盜頻繁出沒,甚至已有嚴謹的組織,他們的每一個行動都有目的,就像個行動宣言。

依據報導,海盜頭子Shamun Indhabur說做海盜是萬不得已,因為他們絕望,對始終混亂的環境沒有信心,也無力抵禦在他們海域進行骯髒勾當的壞人。久而久之,他們沒有其他選擇了。海盜頭子說:「當罪惡是唯一的選擇時,你就只能如此。……。我知道這是邪惡的,但這是唯一的解決辦法。」

人若遺憾、無力到了極點,傷害人的行徑(不論有沒有違法)變成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辦法。只是我想拒絕這樣的念頭。否則我該怎麼排解自己現在內心的不平與不安?面對自己無端被放棄的局面,該是要怨恨別人,還是歡喜迎接另一個階段?我的遺憾的出口又在哪裡?喜歡輕輕笑笑的看世界,卻總擺脫不了它會反噬自己的擔憂。有點兩難,也總是兩難。

總之,我希望那個朋友心情盡早平復,快些找到他要的答案,而我既然沒有資格當什麼海盜,只好埋首讓自己快樂的事物裡就是了。

創作者介紹

Yedda Wang (2008.12-2009.07)

Yedd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