冏男孩.bmp 那天下課後,跟西班牙文班的同學以及她的同學去民權東路的朝代看二輪片,其實我跟她們不算熟,沒想到台北生長的小孩不但沒有都市的冷漠或虛偽,還很親切自然。

果然跟識途老馬是對的。看電影前,同學帶我到南陽街一條小巷子買傳說中的大蛋餅,只要35元,也只有雞蛋包高麗菜,再淋上客人選的醬油膏、辣椒醬或甜辣醬而已,很簡單,很便宜,感覺也好像很普通。沒想到,它的傳奇果真不假,尺寸大到簡直可以用「金尺寸」來形容,就是kingsize啦,兩個女生吃都還會撐,搞的我隔天吃了一下午,晚飯也自動減半。傳奇的蛋餅又大又便宜,在學生充斥的補習街上賣,只能說老闆真感心。

我們一群人就這麼和著蛋餅香味坐進了朝代電影院。二輪戲院貴賓價只要80元,因為不清場,連續看下去也沒有關係。我們都想看第一部「冏男孩」,第二部洋片就看情況,(不過後來我們也看完了)。

「冏男孩」講的是兩個小男生的故事,身世都很可憐:一個(圖片中矮個子)是跟祖母住,父母從沒有出現過,還常被叔叔騙;另一個(圖片中高個子)則跟精神異常的父親相依為命,雖然表現的像流氓小子,照顧父親卻不遺餘力,十分孝順。片頭一開始兩個小孩胡鬧,騙了同學的錢,抓到後被老師用愛的親親處罰,還得到了新綽號:1號高個子、2號矮個子。整部電影都是用綽號稱呼他們,漂亮的女同學有姓有名的,但這兩個沒爹沒娘沒人疼的小孩卻只有像社會安全號碼或醫院保溫箱編號的綽號。

有人認為這跟「海角七號」一樣值得看,因為它雖然不談夢想、愛情,可是卻看到了台灣隔代教養的問題,看到大人們如何因自己的自私剝奪小孩的夢想,卻還混然不覺,甚或自欺欺人,自以為是。小孩被迫往自己的想像去(如異次元),為了營造理想做些奇奇怪怪的事,輕者被罵、被打、被不諒解,重者被強迫丟棄想像、拆散、失去。最後,片中的1號可能因為竊盜被送進感化院,並由社福人員安置領養家庭,2號則跟心痛的爸爸一直守著異次元的秘密過遺憾的日子。

無獨有偶地,最近剛好讀到Stanley Elkin的短篇小說"A Poetics for Bullies"(流氓之道),故事中的小孩也因為缺乏關心及愛而不懂怎麼與人相處,四處橫行霸道,在欺負弱者中找快感,漸漸地也變成當地每個小孩害怕的對象,他卻引以為傲了。這個小孩就叫"Push",這個字有推及逼迫的意思,諧音翻起來卻像布希,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有一天,社區搬進來一個男生叫John Williams,天生有領導人的架勢,是個超級模範生,不僅周遊列國,每天都跟附近的小孩講國外的故事,還熱心助人,照顧無依無靠的老人,陪身體不好的同學做運動,給需要的人介紹可以根治疾病的醫生,也當起成功的月下老人,幫寂寞自卑的人找對象。總之,所有的好人好事紀錄都被他打破了。

Push看的非常不爽,履次想挑戰John Williams,以為讓他的狐狸尾巴跑出來,所有的小朋友就可以看到他是偽君子,跟他自己沒兩樣,甚至可能更差勁,因為有文化的流氓才是最可怕的。小說描寫的Push卻一直沒有成功,連最擅長的手腳也輸給人家,但小說也沒有就讓Push被愛征服了,反而他不停的抵抗,不停的抵抗,他受不了他們,他就推過去了。

這是什麼意思?我也不太懂,只是冏男孩的主角跟Push很像啊,愛能不能就解決一切問題呢?我想是作者沒有辦法這麼簡單就說服自己吧,我們恐怕也不願意。

創作者介紹

Yedda Wang (2008.12-2009.07)

Yedd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