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詩選.jpg 

多麼美麗引人的文字
爬在一床白沙上的細細黑蟻

在死的背景上畫風景
因我不止曾死過一次
紅色的血液 鮮艷飽滿生命的使者
注入一個退潮的身軀
也喚不回 停不下捏熄燭火的手指

西螺大橋嚴肅的靜靜矗立 鏗鏘著
Whitman 民主的詩人
Keats 埋首異鄉永別愛人
Pope 缪思的門徒
Shelly 啞了呢 雲雀
Poe 美國的歐洲人
Dickinson 頑皮地在上帝的指間玩耍
Wilde 失根的水仙
Kipling 記錄消失的帝國 帶著一抹微笑

一遍遍重返椰林
一遍遍重聽鐘響

寫滿了黑板的手用台灣話唱莎士比亞的歌
枯瘦的 躺在冰冷又溫暖的白色的床
拒絕為勝利的病魔背書
離去了影子

懊惱啊 懊惱
究竟錯過多少故事? 這片幼葉
硬是爬上樹枝頭了 卻還捉不住空幻的雲影
怎麼辦?
怎麼回到樹下安眠呢?

怎麼回去。

創作者介紹

Yedda Wang (2008.12-2009.07)

Yedd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