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要有大改變了,別人以為應該開心的,我卻花了好幾天失眠。一個人的恐懼在夜裡變得更巨大,直到白天在一群人當中才顯得微不足道。

睡覺怎麼變得這麼難,我也不知道。自從年初非自願失業後,前幾個月的從容也開始變得有時候無法忍受。大部份的時間都在補習班、圖書館、重慶北路來回,寄了好幾次履歷表及試譯稿,大多石沉大海,拒絕認為自己翻的不好,畢竟我還通過SDI試譯,幫他們翻過影片,後來是因為錢真的太少又分身乏術離開,也有翻譯社負責人(外籍人士)說我的翻譯幾乎perfect,讓我成為他們的伙伴,可是問題出在哪兒呢?他們要的是什麼?

不翻譯的時候就是在念書,話講的少了,左耳又開始聽不到,間接導致拿捏不住講話的聲量,喉嚨便老像有痰似的,在該講話的時候卻沒有精力說話了。可是我還是會大笑,看到好笑的段落,聽到好笑的笑話,看到好笑的節目,都會自然的打從心底笑出來。我真的喜歡嘴巴張的大大的那種笑,有親切的感覺,親人好友都這樣笑的。

好些日子沒有認真坐下來寫部落格,現在看當初的野心大了點,得修正好幾個分類:沒有辦公室、我的故事也刪了吧、音樂電影書籍外電新聞都是心得分享、旅遊還是獨立好了、練習外文及以後求學的日子可以另列......。隔壁好像又在作了。真是刺激,我都要有幻聽症了,重新裝潢分租的舊公寓隔音很差,盡興不好意思,不盡興又委屈,真不是理想的居住環境。

還好有聲音,睡的比較好。

創作者介紹

Yedda Wang (2008.12-2009.07)

Yedd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