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jpg (葉署長開心試坐觀察員座位)

這件事鬧的沸沸揚揚,滿城風雨。

到底有沒有所謂「2005年中國與世界衛生組織有關台灣參與WHO相關安排諒解備忘錄」,簡稱密約呢?
管碧玲立委在質詢提出若干證據,說明台灣能以觀察員身份加入世衛是上述密約下的產物,是經過中國審核通過的結果,國內卻還有一些感謝中國釋出善意的聲音。另,長期推動台灣以「會員」身份加入世衛卻始終未果的醫界聯盟基金會也表示,台灣早就可以以觀察員身份參與世衛大會了,若非這樣作是明顯矮化台灣做為獨立政治實體的主權,使他們無法接受外,他們也不必辛苦遊說(lobby)各國暫時拋開國家利益考量,支持台灣以會員的身份加入。

推動台灣加入世衛工作早已進展多年,絕對不是誰可以隻身居功,因為上自政府下至相關民間團體或個人都有付出相當的努力。我一直找不到密約或備忘錄的原文,不知道它的內容。該密約雖未正式曝光,不過從許多平面及電子媒體的報導中得知內容約不出台灣得以什麼身份參加世衛,又應於何條件下才能參與。

如照這樣說來,我其實不懷疑備忘錄的真實性,反而覺得似曾相識,因為去年八月中國駐聯合國常設代表就已經針對我國友邦提案考量台灣有意義參與國際組織一案,嚴詞以新聞稿表示台灣根本沒有參與任何國際組織的資格,台灣的國際空間需透過與中國協調得之。為此,我除了把這個發展寫進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2008年參與UNPFII成果報告書外,還在部落格寫了一小段當時內心真正的感受叫「
台灣參加聯合國專[門]機構爭議」。沒想到台灣這麼快就能風光進入聯合國萬國宮開會了,說有中國在背後把關也不足為奇,因為去年八月的新聞稿就說的很清楚了。他們不手軟的。

只是這樣就錯了嗎?我們到底應該為了不矮化國家主權而繼續在會場門外望穿秋水,還是要說服自己相信這是種有意義的實質參與,因為俗稱「戲棚下站久了就是你的了」,只要保持參與的事實,國際社會也會自然而然地(雖然不一定會公開正式地)默認台灣是獨立的政治實體?這是一個足以挑起很多人肝火的問題。但我很疑惑,因為我原來認為應該不擇手段造成實際參與的事實,直到去年當我被迫只能在UNPFII會場外看其他原住民進進出出,自己卻得靠別人的首肯才可以享有跟其他人一樣的參與權時,那份像國際孤兒的哀傷與氣憤至今實在難平,而且那是個非政府組織的場合,我也只要觀察員的身份呢。這樣的道理在那裡?

如果那一天對方高興來拍拍我的肩說:「嘿同志,不要一個人坐在大廳吧,我已經安排好了,妳可以進去開會,沒問題的。」我要不要進去?今年去了,那明年呢?

看到媒體與政府大肆宣稱這是台灣自1971年來重返聯合國的重大突破,可是事實上葉署長被稱為葉博士,台灣被叫做中國的一省,這跟台灣原住民多年來履以非政府組織的名義向聯合國扣關有何不同?

葉署長此次參與的世界衛生組織(WHO)是專門機構,有自己的組織章程,可獨立於聯合國國外運作,如今是依據《聯合國憲章》第57條第63條才同聯合國發生關係;換句話說,並非只有聯合國會員國才能參與世界衛生組織,非會員國也有機會,所以也才有人一直努力為台灣爭取會員身份。反觀台灣原住民每年企圖參與的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UNPFII),它是隸屬於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下的附屬組織,有16位會員國政府代表及區域代表組成的成員,每年固定於5月討論原住民相關議題,之後整理相關報告給聯合國其他組織參考。每年的論壇大會都開放全球原住民組織及學界人員以觀察員身份參與,均有上千人參與,規模之大可想而知。台灣的原住民一直很努力參與,但始終不受國內主流媒體關注。

我忍不住替很少被大家關心的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抱屈。世衛(WHO)嚴格說來是不隸屬於聯合國,只是某些學者會把這些與聯合國關係密切的組織合稱為「聯合國組織」(United Nations Organizations)。但是,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不同,它是真正在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底下的單位,運作經費來自聯合國及會員國捐款,也必須向上級機關理事會作年度報告(見
聯合國官網組織架構圖),它們是有隸屬關係的。

我花了一番力氣在「
第七屆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成果報告書」整理台灣原住民自1988年至2008年參與聯合國會議(包括WGIP與UNPFII)的歷史,包括有那些人、做了什麼事、發生什麼插曲、發表那些言論等等,我們參與的力度、深度與廣度皆有目共睹。可惜看到的人不多就是了。我也發過言啊,而且大家什麼語言都用,中文英文母語西班牙文,既本土又國際。2006參加第五屆聯合國原住民議題常設論壇發言 (2005)

可惜自去年後攔阻就出現了,事情始末可見於第七屆報告中,我交代的很清楚。今年(2009)第八屆論壇會議正在召開中,但我暫時沒有能力參與了。不知道是否有人去?而且是否有去成?聽說今年三月的婦女論壇也被擋在門外進不去。

我心裡面約莫有另一種參與這種國際會議的藍圖,尚待日後實驗才知結果。所謂兵來將擋。連續開十天的會(聯合國相關會議大多如此)其實是相當折騰的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除了進去開會之外,就沒有替代方案了?像UNPFII這種會議有更豐富的會外串連能量,可是始終不受重視,對機關而言,好像沒有進到會場開會,就是沒有達成任務。我擔心這麼狹隘的認知終究讓我們一事無成。

當然,機關的立場畢竟不同。道不同,就不相為謀吧。對於參加聯合國會議,我不贊成走阿Q式自我催眠路線,你一開始是什麼身份,日後再怎麼建構的新身份也脫不了你一開始就妥協的卑微樣,徒增國際各成員困擾不說,還可能丟掉值得談判的籌碼,陷入無法挽回的地步。簡單的說,我們如果對被視為中國一份子不痛不癢,甚至自以為「以這種身份」造成參與事實多年後,不斷建構的台灣事實終於會讓國際改承認這是個獨立的政治實體,這種想法不免一廂情願。誰也不知道長時間後的現實,未來不好預測,意圖無法確定,唯一能做的是我們現在怎麼選擇。

創作者介紹

Yedda Wang (2008.12-2009.07)

Yedd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ebby
  • 我google UNPFII
    你的blog竟然排第二!!
    Bravo!
    太厲害啦!
  • Yedda
  • 我不知道其他篇寫的怎麼樣,但是這一篇再讀一次,除了倒數第二段有錯字導致句意不清外,這一篇還寫的不錯。我到現在還是相信最後一段的分析。